<form id="h5plb"><progress id="h5plb"><thead id="h5plb"></thead></progress></form>

    <track id="h5plb"><nobr id="h5plb"></nobr></track>

<meter id="h5plb"></meter>

        <meter id="h5plb"></meter>

          <track id="h5plb"><listing id="h5plb"></listing></track>

          <th id="h5plb"><meter id="h5plb"></meter></th>

          首頁 > 政策解讀 > 正文

          天風宏觀宋雪濤:經濟復蘇有望在二季度迎來第二個高點
          發表時間:2021-03-16 09:50:2402:39   來源:本站    點擊:4315133

          摘要:知更鳥主題 ,知根知底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是什么意思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什么意思

          原標題:開年經濟為何走弱?(天風宏觀宋雪濤)

          摘要 【天風宏觀宋雪濤:經濟復蘇有望在二季度迎來第二個高點】隨著各項短期不利因素逐漸消退,經濟復蘇有望在2季度迎來第二個高點(復蘇“雙頭頂”),之后中長期因素主導經濟回落。

            1-2月經濟數據顯示經濟增長較去年4季度有所走弱,其主要特征是工業部門的生產強、需求弱,其中外需延續強勢但內需明顯走弱,結果是被動補庫;服務業生產走弱,顯示餐飲住宿、家庭服務等接觸性消費需求回落。

            開年經濟走弱既反映了政策常態化回歸帶來的中長期影響,也受到了疫情、嚴寒、財政節奏等短期因素的擾動,因此現階段的經濟走弱尚不代表經濟趨勢性下行的開始。

            隨著各項短期不利因素逐漸消退,經濟復蘇有望在2季度迎來第二個高點(復蘇“雙頭頂”),之后中長期因素主導經濟回落。

            第一,開年經濟增長的特征是內需明顯走弱,外需延續強勢

            1-2月經濟數據顯示開年經濟增長較去年4季度有所走弱。主要特征是外需延續強勢、內需明顯走弱;工業部門生產強、需求弱,制造業被動補庫;服務業部門生產弱,餐飲住宿、家庭服務等接觸性消費需求回落。

            反映內需的固定資產投資和社會零售品消費復合增速均出現大幅回落,其中固投復合增速為1.7%,較去年12月下滑4.7%,是去年3月以來的最低水平;社零復合增速為3.2%,較去年12月下滑3.1%,是去年5月以來的最低水平。相比之下,反映外需的出口復合增速仍然高達15.2%,較去年12月上升2.2%,續創本輪反彈以來的新高。

            注:為剔除去年年初疫情導致的數據大幅波動,我們選取各項數據連續兩年的同比增速計算其復合同比增速,即201年1-2月相對于2019年1-2月的年均復合增速,統稱“復合增速”。

          圖片

            第二,制造業投資較弱的短期原因是疫情反復導致投資信心不足,中長期有望回歸溫和復蘇

            制造業投資的大幅回落超預期,1-2月制造業投資復合增速-3.0%,較去年12月下滑11.8%。在此前企業利潤大幅回升、產能利用率升至高位等因素的催化下,去年年底制造業投資增速快速回升,市場對今年的預期普遍較高,因此年初制造業投資大幅回落超預期。短期制造業投資的大幅回落與出口、企業中長期信貸、工業利潤、產能利用率、鋼材消費量等數據背離,我們推測可能與疫情等短期因素有關,疫情反復導致企業投資信心不足,進而放緩了投資計劃。

          圖片

            分行業來看,按照1-2月投資復合增速的絕對水平排序,計算機通信電子、醫藥制造等高技術制造業和有色金屬、化學原料等順周期行業的增速較高;對比去年4季度的同比增速和今年1-2月的復合增速,增速回落幅度較大的包括:醫藥制造、運輸設備、紡織業、汽車、有色金屬等;回落幅度較小的包括:電氣機械、計算機通信電子制造業。

          圖片

            往后看,雖然疫情反復導致企業投資信心不足,但企業投資能力仍在改善,例如隨著盈利增速改善,企業資金周轉狀況已經恢復并超過疫情之前的水平;從1-2月的社融信貸數據來看,高企的企業中長期貸款也反映了較強的融資需求。因此,待疫情等短期因素逐漸消退后,制造業投資仍然有繼續復蘇的空間。

          圖片

            另一方面,支撐制造業投資復蘇的有利因素仍然存在,但對于本輪制造業投資復蘇的強度和持續性也要客觀看待。疫情過后,企業財務環境將制約資本開支的上限:第一,去年宏觀杠桿率上升23.6%,其中10.4%由企業部門貢獻,企業債務負擔加重;第二,在債務負擔增長的背景下,今年信用環境收縮將導致企業融資難度加大、成本提升。(詳見《制造業投資的抑與揚》)

            第三,建筑業投資較弱的短期原因是嚴寒、疫情和財政后置,中長期原因是信用收斂

            固投各分項中,房地產表現相對最好,復合增速為2.8%,但仍較去年12月下滑2.6%;基建表現居中,全口徑投資復合增速-0.6%,較去年12月下滑3.9%。

            建筑業投資增速出現回落,短期原因可能是冬季氣溫偏低、疫情局部反復導致施工條件受限,其中基建投資大幅回落還與財政資金后置有關。受今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券額度滯后下達影響,1-2月政府債券凈融資僅3377億元,大幅低于2019年的8030億和2020年的11341億。

            建筑業投資增速回落的中長期原因與信用環境收斂和結構性政策有關。一方面,總量上隨著社融增速在去年10月見頂,全社會面臨的信用條件均有所收斂;另一方面,房地產行業融資還進一步受到結構性政策的限制,例如“三道紅線”和“房貸集中度管理”等。房地產貸款余額增速從2017年起見頂后持續回落,今年大概率進一步回落。

            另外,房地產開工復合增速僅為-4.9%,較去年12月下滑了11.7%,與房地產投資增速的回落可能同源;但近期房地產銷售保持了較高景氣度,復合增速達到11%,較去年12月上升6.3%,有利于短期投資增速企穩。

          圖片
          圖片

            第四,社零較弱的短期原因是就地過年和疫情反復,中長期有望回歸溫和復蘇

            1-2月限額以上消費復合增速與去年12月持平在5.4%,說明限額以下消費增速大幅回落。從這個維度看,可以反映就地過年對消費的影響:部分外出勞動力人口留在更發達的人口凈流入城市過年,促進了限額以上企業的零售消費;人口凈流出的欠發達地區消費被削弱,導致限額以下企業零售消費大幅下滑;總體效應是削弱了消費。

            分項目來看,增速回升幅度相對較大的有文化辦公用品、通訊器材、飲料,回落幅度較大的有書報雜志、體育娛樂用品、家電、煙酒。這個結構一定程度上與去年國內疫情爆發期間的情況類似,側面反映了春節之前的疫情反復也對消費造成了一定沖擊。往后看,隨著就地過年和疫情反復等短期因素逐漸消退,商品和服務業消費仍然有望回歸此前的溫和復蘇。

          圖片

            第五,就地過年促進生產,工業行業被動補庫,服務生產小幅回落

            1-2月工業增加值的復合增速為8.1%,較去年12月上升1.0%,其中2019年春節剛好在1-2月之間、基數較低,剔除此效應后的復合增速仍然達到7.5%左右,處于本輪復蘇的最高水平,說明與就地過年對節后復工效率的提升有關。

            分行業來看,已經公布數據的行業中80%以上的復合增速回升,其中醫藥、電子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汽車、通用設備、專用設備、橡膠和塑料制品、電氣機械、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等行業的升幅最大,整體上與近期國內出口增速較高的行業相匹配。

            但總的來說,在出口小幅回升、固投和消費大幅回落的情況下,工增仍有所上行,意味著開年階段工業行業從去年年底的主動補庫暫時切換到被動補庫。如我們在1月25日報告《就地過年對經濟有何影響?》中指出的,“就地過年加強生產、削弱需求,考慮疫情導致局部地區經濟活動受限,1季度實際GDP增速可能落在此前我們預期區間的偏低位置。后續影響取決于需求側的情況,如果節后防疫壓力減輕、需求恢復較快,短期增加的生產會轉化為中長期的增長貢獻;如果節后防疫壓力持續、需求復蘇低于預期,則增加的生產會轉化為庫存的被動回補,反而對后續的生產和價格形成抑制。”

            另外,1-2月服務業生產指數復合增速6.8%,較去年12月小幅回落0.5%,估計與疫情對餐飲住宿、線下娛樂等接觸性消費的限制有關。由于服務生產不形成庫存,因此生產端的下滑直接反映了需求側的變化。

          圖片

            第六,1季度經濟回落尚不能反映趨勢,2季度經濟可能邊際改善,本輪復蘇是雙頭頂

            開年以來的經濟回落是短期因素和中長期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尚不能確認經濟即將趨勢性回落。展望后續,在中長期因素占據主導地位之前,經濟復蘇有可能在2季度迎來第二個高點,但幅度上弱于第一個高點。

            第一,此前短期的不利因素逐漸消退。開春后氣溫將逐漸轉暖,有利于項目開工復工和疫情緩解;海外疫苗接種進度提升和疫情緩解后,輸入性疫情壓力有望緩解,有利于勞動密集型行業和各類消費的恢復。

            第二,財政支出力度將滯后提升。兩會已經明確了中央和地方財政赤字規模,地方新增債券額度下達后,債券發行也將陸續啟動,原本可能在1季度發行的提前批額度將滯后于2-3季度發行,有利于基建等政府投資的改善。

            第三,出口景氣度可能保持高位。雖然海外供應鏈修復將擠出國內出口份額,但主要經濟體補庫存對于外需特別是中上游仍有支撐,外需提升部分對沖份額回落對國內出口的影響。

            與此同時,受近期大宗商品漲幅較大和低基數的影響,2季度將是今年國內通脹指數上升幅度最大的階段,PPI同比的高點可能在5月前后達到5%-6%,CPI同比也將升至接近3%。2季度可能既是本輪復蘇周期的第二個高點,也是實際和名義增速共同趕頂的階段。

            風險提示

            國內政策收緊力度超預期;海外疫苗接種進度/經濟復蘇速度/貨幣政策調整超預期

          (文章來源:雪濤宏觀筆記)

          (責任編輯:DF398)

          鄭重聲明:東方財富網發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