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h5plb"><progress id="h5plb"><thead id="h5plb"></thead></progress></form>

    <track id="h5plb"><nobr id="h5plb"></nobr></track>

<meter id="h5plb"></meter>

        <meter id="h5plb"></meter>

          <track id="h5plb"><listing id="h5plb"></listing></track>

          <th id="h5plb"><meter id="h5plb"></meter></th>

          首頁 > 娛樂播報 > 正文

          愛國者治港,竟把亂港派嚇成了這樣…
          發表時間:2021-03-16 19:43:4802:39   來源:本站    點擊:4315472

          摘要:鄭愷和苗苗換上情侶頭像 ,鄭愷和苗苗公開戀情 ,鄭俊弘 ,鄭俊河

          相信2021年,對亂港派會是極其痛苦的一年。

          從去年的亂港大佬黎智英保釋被拒,黃之鋒、周庭接連入獄,到2021年1月初亂港派逾50人因組織意在癱瘓特區政府的非法初選案被捕,其中47人被起訴,上庭時多人痛哭流涕,大部分人現在還在鐵窗內。

          接著全國人大修改香港選舉制度,為香港在選舉層面落實“愛國者治港”打下體制基礎。此外,斷黑金、打頭目,一連串執法行動使亂港派的破壞行動陷入低潮、成為驚弓之鳥。

          沒了黎智英這種大老虎,猴子就出來稱大王。作為老牌亂港派,黎智英馬仔之一的香港民主黨前副主席、“叛國亂港四人幫”四號人物何俊仁,出來驚呼“極左”來了。看得出,其想嘗試再次整合亂港派,甚至分化瓦解建制派。但是,能行嗎?

          3月15日,何俊仁在港媒“香港01”以專訪形式發表一篇文章。

          首先,何俊仁回憶起其2006至2012年間出任香港民主黨主席的“高光”時刻,并以任內曾與中聯辦談判過政改自居。不過據民主黨另一位前主席劉慧卿所言,自2010年后中央與民主派再無有意義的溝通。

          何俊仁回憶,2014年全國人大8.31決定前,中央確有派員和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溝通。不過事后回顧,他覺得這類所有黨派過去一次和京官見面的活動,現實上很難談出什么:“在所有人面前,大家一定一開始就祭出自己立場,其實沒什么機會坦誠對話,沒可能談到一些敏感話題,一定要私下、密集地談,才談得出一些具體共識。當然,有些朋友會不喜歡,認為這是‘密室談判’,但歷史的現實就是這樣。”他表示,談判的過程中,最重要是雙方各自守住基本原則,彼此尊重、對等地坐下來談,在各自的底線范圍內商量,有成果后立即公布。

          2012年時亂港派尚未發展成2019的的港毒黑暴,處于可以教育轉化的時期。中央關心香港發展,聽取各方面的聲音也理所當然。甚至到2014年非法占中爆發之前,中央還是會聽取他們意見,但是亂港派自己堵死了溝通的渠道,一會面就表現出反中亂港的立場。正所謂一忍再忍,無需再忍。對超出“愛國者治港”框架的亂港派,還有什么可以談的?自己作死,怨不得別人。

          公開場合亂港派迎合港毒黑暴,何俊仁覺得中央應該約他們私底下談,似乎自己有什么條件能與中央對等,能要中央一次次被拒絕后再上門找他們,真是不知道何來的底氣。

          接著,何俊仁又詭辯:身為律師,35+初選案中律政司的法律理據十分牽強,做法也偏離法律原則,似乎屬政治主導。從《國安法》立法、初選案大搜捕,到選舉改制等行動,反映出中央近年對民主派(亂港派)“不溝通、不讓步、不諒解,只有硬的一套”的態度。

          他妄稱今天中央是在重走極左路線,統戰對象又過于狹窄,現在到處樹敵,國際上也是這樣,香港也是這樣。中央對民主派(亂港派)打擊面過闊,認為這樣做非但不能孤立敵人,反而在團結整個民主派(亂港派),也令其感覺到似乎連“溫和民主派”也不是出路。

          剛才說了,溝通的渠道,中央給了,但是被亂港派自己堵死了。自己把自己作死到無路可走,卻怪別人“極左”,你覺得你是作協主席嗎?

          非法初選案,違反了《香港國安法》,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本身是律師的何俊仁,考的是英國法律吧?不懂發動癱瘓中國地方政權的活動也是顛覆國家政權,所以認為“十分牽強”。要在中國當律師,我還是建議何俊仁回爐再造,如果能入境的話,報個內地法律專業自考課程學習一下,對你法律知識長進會有幫助。

          而何俊仁口中“極左”路線導致民主派(亂港派)更團結、“溫和”也沒有出路的論調,事實上,我們見到亂港派并沒有團結,而是退黨的退黨,退群的退群。

          何俊仁如果看不到,我給你舉個例子:

          在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專門搞游行的亂港組織“民陣”被國安部門調查后,其他亂港組織如街工、公民黨、新民主同盟、民協、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等團體成員宣布退出。連死硬派港毒組織、黃尸聚集地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3月14日也宣布,考慮到最近的政治形勢,決定終止參與“民陣”的工作及會議,即時生效。說好的齊上齊落呢?說好的更加團結呢?

          就“統戰”問題來說,你一會定義自己是朋友,一會自己是敵人,一會又是“溫和民主派”,你到底是誰呢?老想著自己有資格被統戰,統戰時就搞反中亂港立場,想讓中央難堪,這種人都搞不清自己是個什么東西?

          還有國際問題。可能在以何俊仁為代表的亂港派眼里,世界上就只有英美日韓澳加等國家吧?但是這個世界上有233個國家和地區,195個主權國家,你說的國際,包括了第三世界嗎?還是只有歐美?

          2020年6月30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就有過一場交鋒。歐美等27國聯署反對香港國安法,妄圖對中國內政進行干涉。當天以古巴為代表的53個國家立即表態歡迎中國立法機關通過中國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后,之后又有20多國代表分別在7月1日和2日在人權理事會發言,支持中國就香港特區國家安全立法。

          70 VS 27,誰的朋友多,誰的朋友少,誰代表大多數,誰代表少數人利益,一目了然。只是有的人,被美元蒙蔽了雙眼,根本看不到世界的真相。

          再次,何俊仁還作出了威脅,但不是對中央,是對他們的老對手建制派。其妄稱當民主派勢力衰退,教育、傳媒界都分別開始受到“整治”,民間“反抗”力量減弱,下一步親建制陣營內部相信也會出現一輪爭權奪利的“腥風血雨”,而當中“政治表忠”大于一切。在這種思維主導下,本地華資富翁或會成為高危的“批斗”對象,“斗完民主派,(建制陣營)內部一定會再斗本地的‘土共’,資本家也被指‘不夠忠’,被指‘只知賺錢’、‘對祖國沒有承擔’。”

          何俊仁這是想玩分化瓦解的老套路。知道自己的政治生命終將完結,臨死前威脅建制派和香港富商,沒有我們這些反中亂港者存在,你們必定也會被清算。希望建制派有人能被他嚇倒,出面拖中央后腿。

          這種威脅其實沒有任何意義,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已經明確:中央強調“愛國者治港”,不是說要在香港的社會政治生活當中搞“清一色”。反中亂港分子和反對派“泛民主派”不能簡單劃等號,反對派特別是“泛民主派”里面也有愛國者,他們將來仍然可以依法參選、依法當選。未來,香港立法會的民意代表性會更廣泛,不同的是可能再也見不到丑惡表演的議員、肆意“拉布”甚至大打出手的議員。

          中央政府包容性很強,明確“泛民主派”只要愛國,也是可以參加香港的政治選舉。連“泛民主派”都能包容的中央,為什么不能包容建制派?但是包容不等于縱容,如果未來建制派或者愛國的“泛民主派”不能依循“愛國者治港”,還是會予以糾正。

          何俊仁是明顯將自己反中亂港的行為等同于“泛民主派”,玩偷換概念的戲碼,其自我定義的“溫和民主派”也絕不溫和,只是2019年黑暴的另一面而已。

          最后,何俊仁還信誓旦旦“威脅”,其現為副主席的亂港組織支聯會,最有愛國情懷,如被取締年輕人也不會愛中國。

          到底這批亂港派有多大臉,總認為自己能代表香港年輕人,如果自己被取締了香港年輕人就不愛國了?這兩個事之間到底有什么關系?

          答案是:還是有點關系的。

          年輕人愛不愛國,是社會各方面的共同結果。在20多年亂港派只知有家不知道有國的引導下,許多香港年輕人才會因為不了解而不滿國家。

          鏟除亂港派,香港年輕人接受正常的教育,才會有走向愛國的第一步。

          這些亂港派自吹自擂式的聒噪,看起來確實煩人。但是他們現在除了叫喚兩聲,沒有再上街頭打砸的亂港能量了。只能是給未來香港的愛國主義教育,增加范例素材。

          畢竟太陽出來了,陰暗處的露珠,終究要消亡。

          分享到:

           

          收藏